最新消息

潘浩文:中資跨國收購項目重在磨合

26 Mar 2019

潘浩文:中資跨國收購項目重在磨合

日前,富泰資產創始人潘浩文接受FT中文網專訪,訪談中他介紹了有關圖盧茲機場的股權出售事宜,並對相關爭議性問題做出回應。

原文請見鏈接:http://m.ftchinese.com/story/001082038

在回應中資入股法國圖盧茲機場項目所引發的爭議時,富泰資產創始人表示,跨地域跨文化經營是一個理解的過程,需要耐心溝通。

“短期內,可能有人想法不同,覺得當年賣這個(法國圖盧茲機場股權給中資投資者)是錯誤的。但我覺得歷史可以說明一切。把數據擺在明面,最後會給我們一個公平的結論”,富泰資產創始人潘浩文說。

2014年12月,在法國圖盧茲-布拉涅克機場(Toulouse-Blagnac,下稱圖盧茲機場)私有化項目招標中,來自香港的富泰資產聯合山東高速集團組成的中資集團“卡西爾歐洲”(Casil Europe)勝出,以3.08億歐元收購了圖盧茲機場49.9%的股份。交易於2015年4月交割,中資投資者成為這個法國外省第三大機場的大股東。

該項目,是法國首次在機場所有權和運營管理層面引入外國投資者,也是中法首次在機場領域的合作,因此自達成以來便引發諸多關注。

富泰資產方面出具的數據顯示,中資股東到來之後的四年間,圖盧茲機場的運營和財務表現不斷改善:截止2018年,機場客運量已經從2014年的750萬人次,增加到960萬人次;新增航線數量超過40條;與機場設施匹配的商舖、酒店和噴漆工廠也陸續落成。

然而,在數據增長的同時,圍繞圖盧茲機場新晉中資股東與原有法國股東之間的摩擦和矛盾,也相繼見諸媒體。從2016年起,圖盧茲機場集團的法國小股東頻頻發聲,公開質疑中資股東紅利發放尺度過大、動用集團多年積攢的戰略儲備金等行為。

今年年初,法國媒體又報導稱,卡西爾歐洲正在尋求出售所持圖盧茲機場49.99%的股權。這再次引發輿論界爭議。有聲音質疑,在投資不足四年之際就選擇出售股權,是中資投資者只關注短期收益的“金融套現”。

訪談摘錄:

FT中文網:今年1月,媒體報導法國圖盧茲機場的中資股東準備出售所持的49.99%的股份。能不能談談股權出售的進展?

潘浩文:(中資收購圖盧茲機場股權)這筆交易在2014年中標,2015年完成的交割。目前已經過了股權鎖定期。

此間有不同的機構通過不同渠道,詢問我們(中資股東)願不願意出售股權。因此我們在2018年底,指定投資銀行Lazard收集有意向機構的競價方案。

目前股權的出售事宜還沒有最終結論。但是如果有公司提出很好的條件,能利於機場未來發展,我們也會做出這個決定。

FT中文網:從2015年4月完成交易,到現在準備出售股權,這筆投資的時間並不算長。這和交易最初達成時,你們的預期一致嗎?是否可以認為,中資投資者最初就沒打算把這個項目做成一個長期投資?

潘浩文:不能這麼理解。凡是做基礎設施投資,都要做很長期的投資準備。

關鍵點是投資能不能實現原本的計劃。原本的商業計劃就是改變機場的管理體制、把機場打造成現代化的國際機場。我們已經為機場做了很多事情。按照當時收購時的規劃,我們現在已經超額完成了第一個五年計劃。

這樣做(考慮出售股權)主要基於兩個理念:一是要看一看是不是有新股東、新的領導者對機場的未來發展更好。二是考慮公益。三是從商業策略看,是否是更好的財務選擇。

我們每隔4-5年做一次這樣的評估,這是一個負責任的投資者的做法。

FT中文網:數據顯示,從2014到2018年,圖盧茲機場私有化後的資管支出大約1.26億歐元(包括2014-2018年機場和政府的協議投資,計劃支出6390萬歐元,實際支出8410萬歐元;機場酒店和噴漆工廠附加項目資本支出4190萬歐元),這筆投資是來自機場運營的利潤收入嗎?

潘浩文:並不是利潤和收入。而是通過機場這個運營平台,產生外部融資。 (圖盧茲)機場的負債率是非常低的。所以(1.26億歐元的支出)是通過外部負債、滾動的利潤和機場的儲備金,幾個方面加在一起得來的。

這就涉及到中法股東關於儲備金的議題了。由於很多歷史原因,地方小股東一直對我們有誤解,認為我們是私有股東,總想著把集團的儲備金拿走。

地方小股東都是政府背景的,有他們的政治立場。當我們提出正常分紅時,雖然他們也會分到錢而且也需要這個錢,但他們會覺得分紅就是把錢從圖盧茲拿走。因此媒體上經常有這種爭議:最好不分紅,把錢都留在圖盧茲。

去年我花了一年時間,最終和他們達成了一致的協議。此間我們做的工作,一方面讓地方股東看見中方投資表現已經遠超預期;另一個方面,我們請外部機構做敏感性分析,證明我們的分紅政策是保守的。這樣分紅政策的問題就解決了。

FT中文網:能否介紹一下雙方達成一致所涉及的具體內容?

潘浩文:很簡單,以後每年掙的錢100%分紅。 (圖盧茲機場集團)本身已經有很多現金儲備,負債率遠低於行業標準。所以去年達成的協議是合理的。

大家都很認可(這個方案)。一是保守,二是機場原本儲備金不動,萬一經營不好的時候,可以拿來抵抗風險。以後每五年評估一次。

FT中文網:根據法國媒體去年11月的報導,稱中資股東在過去三年中,將集團1650萬歐元的儲備金用於向股東發放紅利。這個數字屬實嗎?

潘浩文:屬實。

法國政府在把圖盧茲機場私有化的時候,採取了不同於行業的做法。

按照慣例,機場的私有化項目,在出售經營權之前,會把項目中原有的儲備金提前分掉了。此後的投標人會根據未來三十幾年的投資預期,做一個預估然後報價。這是國際上的慣例。

但因為(圖盧茲機場項目中)法國政府作為股東在私有化的時候,沒有把原有的未分配利潤分掉,而是保留了6700萬歐元(儲備金)在機場公司的賬本上。

所以我們收購股權價格的3.08億歐元中,其實有3000萬歐元是買儲備金的。如果投資之後沒有出現重大風險,就應當把儲備金平均分給各個股東。這本來是正常做法。

但是當時地方小股東有很多誤解,抵制我們分掉這部分錢。

FT中文網:在最初投標時,沒有意識到儲備金問題會變成一個比較嚴重的問題嗎?

潘浩文:不光是我們,包括法國中央政府10.1%的股東,都沒有預估到這個事情。

FT中文網:那麼該怎麼看待這中間顯現出來的矛盾?一方面機場運營數據指標增加了;一方面,在管理中,中法投資者之間又的確存在一個很明顯的衝突?

潘浩文:這其實算是“中資投資者走出去“的一個很好的案例。

當最初分歧被發現的時候,我們的國內股東就會覺得法方的做法不可理解,認為他們可能會不守信用;而法方就覺得中資投資者急著把錢拿走,之前承諾的計劃是不是不想做了。

這是一個挺好的學習過程,(富泰資產作為)香港企業對海外法律法規和文化比較了解,而國內股東要逐步適應。但雙方目標是一致的,就是把第一個中法合作的重大項目做好。讓國有資產保持掙錢,也幫助中方企業在海外的第一個機場項目打出經營品牌。

最終,出現的問題經過溝通、理解,最終通過法律框架解決了。

FT中文網:在你看來,中法股東之間對於什麼是“公司的長遠利益”有分歧嗎?

潘浩文:完全沒有分歧。

過去幾年中,每一次開策略委員會、每一次開審計委員會,每一次開監事會,包括我們的管理者跟(法方)每一個管理層,包括我和每個小股東的溝通,我們的目標都是一致的,運營策略也是一致的。

唯一的問題就是對多少錢應該分紅這個問題,大家有不同的認知。我們最終找到了科學的方法解決,以後就沒有分歧了。

應該說這個過程中,我們畢竟是外方投資人,又是來自中國的投資人。在空客總部所在的城市買了一個機場,對於法國來說又是一個重要的機場。他們就會猜,一個中國背景的投資者,跑那麼老遠來買我們的一個這麼重要的機場,你們是真心實意想和我們一起發展?還是賺點錢就走?西方是有懷疑的。

中方也覺得文化上需要一個溝通的過程。當然經過幾年努力,我們用國內資源和海外的團隊,通過各方面的調和,最終事情有了一個好結果。

FT中文網:是否對於同樣一個項目的長遠發展,中國投資者更看重投資帶來的財務指標的變化;而法國股東認為在經營中積累的現金儲備更說明問題?

潘浩文:我不能肯定這個結論。

但我們之間誤解的根本來源,就是項目私有化之前,法方沒有分掉儲備金,留下了一個尾巴。

投資機場項目,競標者買的是30年的經營權。我們最初競標的出價,就是意味著擁有未來30年內項目中所有的現金流。根據我們收購的協議,集團在出售股權時,所擁有的儲備金,要在2046年之前全部分掉。 2046年之後,我們會零資產交還給法國政府。

這6700萬歐元的歷史儲備金,是法國政府在2015年已經賣給了我們。其實是在投項目時,我們是用自己的錢買的。

必須這樣解釋完,行業以外的人才能聽明白。但解釋的工作就花了一年時間。這個理解的過程,不是一句兩句就能讓公眾明白的,要通過漫長的溝通。

FT中文網:隨著中資股東出售股權,會不會影響到機場中已經開展的項目?比如去年啟動的在中法城市之間增加直航航線的計劃,還有其它在建但尚未完工的基礎設施建設。

潘浩文:整個機場的商業計劃都是團隊一起做的。我相信這個商業計劃是合理的。不管誰來經營這個機場,應該延續這個(商業計劃),所以我認為不會因為股東發生變化而(導致商業計劃)發生改變。

中法(圖盧茲)直航一直是我們中資投資者的願望。這在去年已經走出了第一步。我們一直在為這個事努力協辦。不管將來留不留在這個項目,我們都希望幫助實現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