最新消息

潘浩文:中资跨国收购项目重在磨合

26 Mar 2019

日前,富泰资产创始人潘浩文接受FT中文网专访,访谈中他介绍了有关图卢兹机场的股权出售事宜,并对相关争议性问题做出回应。

 

原文请见链接:http://m.ftchinese.com/story/001082038

 

在回应中资入股法国图卢兹机场项目所引发的争议时,富泰资产创始人表示,跨地域跨文化经营是一个理解的过程,需要耐心沟通。

 

“短期内,可能有人想法不同,觉得当年卖这个(法国图卢兹机场股权给中资投资者)是错误的。但我觉得历史可以说明一切。把数据摆在明面,最后会给我们一个公平的结论”,富泰资产创始人潘浩文说。

 

2014年12月,在法国图卢兹-布拉涅克机场(Toulouse-Blagnac,下称图卢兹机场)私有化项目招标中,来自香港的富泰资产联合山东高速集团组成的中资集团“卡西尔欧洲”(Casil Europe)胜出,以3.08亿欧元收购了图卢兹机场49.9%的股份。交易于2015年4月交割,中资投资者成为这个法国外省第三大机场的大股东。

 

该项目,是法国首次在机场所有权和运营管理层面引入外国投资者,也是中法首次在机场领域的合作,因此自达成以来便引发诸多关注。

 

富泰资产方面出具的数据显示,中资股东到来之后的四年间,图卢兹机场的运营和财务表现不断改善:截止2018年,机场客运量已经从2014年的750万人次,增加到960万人次;新增航线数量超过40条;与机场设施匹配的商铺、酒店和喷漆工厂也陆续落成。

 

然而,在数据增长的同时,围绕图卢兹机场新晋中资股东与原有法国股东之间的摩擦和矛盾,也相继见诸媒体。从2016年起,图卢兹机场集团的法国小股东频频发声,公开质疑中资股东红利发放尺度过大、动用集团多年积攒的战略储备金等行为。

 

今年年初,法国媒体又报道称,卡西尔欧洲正在寻求出售所持图卢兹机场49.99%的股权。这再次引发舆论界争议。有声音质疑,在投资不足四年之际就选择出售股权,是中资投资者只关注短期收益的“金融套现”。

 

访谈摘录:

 

FT中文网:今年1月,媒体报道法国图卢兹机场的中资股东准备出售所持的49.99%的股份。能不能谈谈股权出售的进展?

 

潘浩文:(中资收购图卢兹机场股权)这笔交易在2014年中标,2015年完成的交割。目前已经过了股权锁定期。

 

此间有不同的机构通过不同渠道,询问我们(中资股东)愿不愿意出售股权。因此我们在2018年底,指定投资银行Lazard收集有意向机构的竞价方案。

 

目前股权的出售事宜还没有最终结论。但是如果有公司提出很好的条件,能利于机场未来发展,我们也会做出这个决定。

 

FT中文网:从20154月完成交易,到现在准备出售股权,这笔投资的时间并不算长。这和交易最初达成时,你们的预期一致吗?是否可以认为,中资投资者最初就没打算把这个项目做成一个长期投资?

 

潘浩文:不能这么理解。凡是做基础设施投资,都要做很长期的投资准备。

 

关键点是投资能不能实现原本的计划。原本的商业计划就是改变机场的管理体制、把机场打造成现代化的国际机场。我们已经为机场做了很多事情。按照当时收购时的规划,我们现在已经超额完成了第一个五年计划。

 

这样做(考虑出售股权)主要基于两个理念:一是要看一看是不是有新股东、新的领导者对机场的未来发展更好。二是考虑公益。三是从商业策略看,是否是更好的财务选择。

 

我们每隔4-5年做一次这样的评估,这是一个负责任的投资者的做法。

 

FT中文网:数据显示,从20142018年,图卢兹机场私有化后的资管支出大约1.26亿欧元(包括2014-2018年机场和政府的协议投资,计划支出6390万欧元,实际支出8410万欧元;机场酒店和喷漆工厂附加项目资本支出4190万欧元),这笔投资是来自机场运营的利润收入吗?

 

潘浩文:并不是利润和收入。而是通过机场这个运营平台,产生外部融资。(图卢兹)机场的负债率是非常低的。所以(1.26亿欧元的支出)是通过外部负债、滚动的利润和机场的储备金,几个方面加在一起得来的。

 

这就涉及到中法股东关于储备金的议题了。由于很多历史原因,地方小股东一直对我们有误解,认为我们是私有股东,总想着把集团的储备金拿走。

 

地方小股东都是政府背景的,有他们的政治立场。当我们提出正常分红时,虽然他们也会分到钱而且也需要这个钱,但他们会觉得分红就是把钱从图卢兹拿走。因此媒体上经常有这种争议:最好不分红,把钱都留在图卢兹。

 

去年我花了一年时间,最终和他们达成了一致的协议。此间我们做的工作,一方面让地方股东看见中方投资表现已经远超预期;另一个方面,我们请外部机构做敏感性分析,证明我们的分红政策是保守的。这样分红政策的问题就解决了。

 

FT中文网:能否介绍一下双方达成一致所涉及的具体内容?

 

潘浩文:很简单,以后每年挣的钱100%分红。(图卢兹机场集团)本身已经有很多现金储备,负债率远低于行业标准。所以去年达成的协议是合理的。

 

大家都很认可(这个方案)。一是保守,二是机场原本储备金不动,万一经营不好的时候,可以拿来抵抗风险。以后每五年评估一次。

 

FT中文网:根据法国媒体去年11月的报道,称中资股东在过去三年中,将集团1650万欧元的储备金用于向股东发放红利。这个数字属实吗?

 

潘浩文:属实。

 

法国政府在把图卢兹机场私有化的时候,采取了不同于行业的做法。

 

按照惯例,机场的私有化项目,在出售经营权之前,会把项目中原有的储备金提前分掉了。此后的投标人会根据未来三十几年的投资预期,做一个预估然后报价。这是国际上的惯例。

 

但因为(图卢兹机场项目中)法国政府作为股东在私有化的时候,没有把原有的未分配利润分掉,而是保留了6700万欧元(储备金)在机场公司的账本上。

 

所以我们收购股权价格的3.08亿欧元中,其实有3000万欧元是买储备金的。如果投资之后没有出现重大风险,就应当把储备金平均分给各个股东。这本来是正常做法。

 

但是当时地方小股东有很多误解,抵制我们分掉这部分钱。

 

FT中文网:在最初投标时,没有意识到储备金问题会变成一个比较严重的问题吗?

 

潘浩文:不光是我们,包括法国中央政府10.1%的股东,都没有预估到这个事情。

 

FT中文网:那么该怎么看待这中间显现出来的矛盾?一方面机场运营数据指标增加了;一方面,在管理中,中法投资者之间又的确存在一个很明显的冲突?

 

潘浩文:这其实算是“中资投资者走出去“的一个很好的案例。

 

当最初分歧被发现的时候,我们的国内股东就会觉得法方的做法不可理解,认为他们可能会不守信用;而法方就觉得中资投资者急着把钱拿走,之前承诺的计划是不是不想做了。

 

这是一个挺好的学习过程,(富泰资产作为)香港企业对海外法律法规和文化比较了解,而国内股东要逐步适应。但双方目标是一致的,就是把第一个中法合作的重大项目做好。让国有资产保持挣钱,也帮助中方企业在海外的第一个机场项目打出经营品牌。

 

最终,出现的问题经过沟通、理解,最终通过法律框架解决了。

 

FT中文网:在你看来,中法股东之间对于什么是公司的长远利益有分歧吗?

 

潘浩文:完全没有分歧。

 

过去几年中,每一次开策略委员会、每一次开审计委员会,每一次开监事会,包括我们的管理者跟(法方)每一个管理层,包括我和每个小股东的沟通,我们的目标都是一致的,运营策略也是一致的。

 

唯一的问题就是对多少钱应该分红这个问题,大家有不同的认知。我们最终找到了科学的方法解决,以后就没有分歧了。

 

应该说这个过程中,我们毕竟是外方投资人,又是来自中国的投资人。在空客总部所在的城市买了一个机场,对于法国来说又是一个重要的机场。他们就会猜,一个中国背景的投资者,跑那么老远来买我们的一个这么重要的机场,你们是真心实意想和我们一起发展?还是赚点钱就走?西方是有怀疑的。

 

中方也觉得文化上需要一个沟通的过程。当然经过几年努力,我们用国内资源和海外的团队,通过各方面的调和,最终事情有了一个好结果。

 

FT中文网:是否对于同样一个项目的长远发展,中国投资者更看重投资带来的财务指标的变化;而法国股东认为在经营中积累的现金储备更说明问题?

 

潘浩文:我不能肯定这个结论。

 

但我们之间误解的根本来源,就是项目私有化之前,法方没有分掉储备金,留下了一个尾巴。

 

投资机场项目,竞标者买的是30年的经营权。我们最初竞标的出价,就是意味着拥有未来30年内项目中所有的现金流。根据我们收购的协议,集团在出售股权时,所拥有的储备金,要在2046年之前全部分掉。2046年之后,我们会零资产交还给法国政府。

 

这6700万欧元的历史储备金,是法国政府在2015年已经卖给了我们。其实是在投项目时,我们是用自己的钱买的。

 

必须这样解释完,行业以外的人才能听明白。但解释的工作就花了一年时间。这个理解的过程,不是一句两句就能让公众明白的,要通过漫长的沟通。

 

FT中文网:随着中资股东出售股权,会不会影响到机场中已经开展的项目?比如去年启动的在中法城市之间增加直航航线的计划,还有其它在建但尚未完工的基础设施建设。

 

潘浩文:整个机场的商业计划都是团队一起做的。我相信这个商业计划是合理的。不管谁来经营这个机场,应该延续这个(商业计划),所以我认为不会因为股东发生变化而(导致商业计划)发生改变。

 

中法(图卢兹)直航一直是我们中资投资者的愿望。这在去年已经走出了第一步。我们一直在为这个事努力协办。不管将来留不留在这个项目,我们都希望帮助实现。